当前位置:  首页 科学 详情

赵何娟对话谢涛完整视频已开放,但没有足够多嘲笑的事都不值得去做

发布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3 15:58

赵何娟对话谢涛完整视频已开放,但没有足够多嘲笑的事都不值得去做(图1)

“如果让你跟现在的年轻人,用一句话,来解释你做(航天)这样一件事的意义,你会说什么?”

面对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的提问,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思考很久,双方甚至陷入一段略显“尴尬”的沉默期。

最终,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理科男,真诚且谨慎地回答了这十个字。

“就是活下去、生存和发展。”

而与他的“不善言辞”相反,谢涛的创业却颇具浪漫色彩且显得轰轰烈烈:在体制内兢兢业业工作十余年后,在政策刚有松动的时机下,面对航天这个被国营大型企业垄断的领域,他决定放弃体制内的身份卖房创业,创办了九天微星,立志让“人人皆可参与航天”

稍有差池他就可能一切皆无,在创业初期,谢涛甚至被投资人当成了“疯子”

在苦苦的坚持、甚至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绕了一些“航天教育”的弯路之后,九天微星开始步入正轨,他们正在一步一个脚印,把低轨小卫星一颗一颗放到天上,“我们的是星辰大海”

而在不善言辞的背后,是谢涛对航天事业的无比狂热。

一个饱受嘲讽的“疯子”

今年5月,创立于2015年的九天微星宣布完成高达2.7亿元B轮融资,成为2020年中国民营航天领域迎来的首个已公开的单笔上亿级重大融资项目。

而成为一个“创业新兵”之前,谢涛在航天大院里任职了10余年,他曾参与过嫦娥探月工程等国家重大项目。

刚走那会儿,同事们都觉得谢涛要永远和航天事业说再见了,毕竟当时,大部分人都认为“航天是体制内的事”

但没多少人知道,谢涛当时是抱着“闯”造卫星的心思离开中国航天的—他和SpaceX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有着一样的梦想,希望能让“高高在上”的航天进入寻常百姓家。

另外一件刺激到谢涛的事,是马航MH370的失事。

“我们也参与了搜救,当时调集了十几种卫星来找,但很遗憾到现在也没有找到。通过这个事情我想,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,高轨卫星找不到,我们国家低轨卫星又不够多,也没有这样的计划。而美国已经有OneWeb、Starlink,甚至贝佐斯也准备做这样的事情了,包括谷歌、Facebook都有这样伟大的愿景,而中国没有人在做这件事情,所以我觉得我必须去做了。

在一番深思熟虑后,他决定创立九天微星。

创业之初,资本对航天领域并不看好,没有机构愿意投几个亿去发射卫星,这个项目甚至成了“上会都会被笑”的高危项目。最初,九天微星根本无法从外部筹集到大量资金。

一次北京融资路演中,一位从深圳特意赶过来的投资人希望验证谢涛是否为“疯子”认为他竟然在看不到尽头的航天领域里创业,十分惊奇。但当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,他对谢涛说:“我觉得你很理性思路缜密,很理性,不是我想象的‘疯子’”

最终,谢涛把自己房子卖了,找朋友众筹了500万种子轮。他在节目中对赵何娟说,“当时真的有种无知者无畏的感觉。很傻很天真。”

“但没有足够多嘲笑的事都不值得去做”“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,能走一光年,就是‘光’走一年的距离”“这很难,但是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”

向现实妥协:绕道“教育+航天”

虽然有着互联人人、互联万物这样伟大的理想,但九天微星在早期进行的业务与发射的卫星,多半与教育相关。

自2018年发射首星“少年星一号”至今,九天微星已经发射了8颗卫星,其中3颗都与教育有关。早期依赖教育业务,也让外界一度质疑九天微星究竟是航天卫星公司,还是教育公司。

在钛媒体这期节目中,谢涛道出了实情。

谢涛说,最初他们并没有想做教育,但这样的业务能够让学校学生参与到航天事业,也并不违背九天微星的使命,最重要的是,这笔订单能让公司活下去。最终,谢涛面对现实的压力接下了需求,并成功发射这一颗教育商业卫星,由此还衍生出航天教育业务,最终让九天微星活到现在,没有像OneWeb那样破产。

“当接到这一订单并成功发射后,天使投资人非常开心。因为账上的钱还没花完,处于盈利状态,所以,后续融资也都变得异常顺利。”

在这样具有和前景不明朗的市场环境下,寡言“疯子”谢涛和他的九天微星坚持到了现在。

这是整个人类航天的“大航海计划”

过去几年,由于SpaceX公司高歌猛进,给航天产业带来巨大的冲击力和想象力,加上中国民营航天起步晚,技术积累较薄弱。因此,很多中国民营航天企业在对外宣传或投资人BP商业书中介绍时,均说其是“中国版SpaceX”

但相比其他同行,谢涛却不愿意给自己贴“SpaceX”的。他坦言,尽管有和马斯克一样的梦想、被人嘲笑的过往,但现实来说,由于资金和成本限制,相比含着金钥匙的SpaceX,九天微星无法直接对标,也做不了中国的SpaceX。他更希望,九天微星学习做航天领域的华为。

“华为一开始也不是要把人类变成跨行星物种,而是从倒卖交换机这样一个商贸公司起家(脚踏实地做事)其实九天微星更像是航天领域的华为。”

尽管有现实资本和业务发展压力,但谢涛依然有梦想,他认为,未来三十年是卫星互联网发展的机遇,商业航天可以用五步,实现“人人皆可参与航天”这个使命。

“我觉得人类作为地球上的这样的一个物种,只有进入到星际大海中定居,并发展成一种文明的时候,它才是安全的。如果我们不希望成为恐龙,我们就应该有航天的大航海计划。 ”本文首发钛媒体App

赵何娟对话谢涛完整视频已开放,但没有足够多嘲笑的事都不值得去做(图2)

钛媒体何谓对话·中国创造者第一季播出进入第七期,赵何娟对话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,用一场灵魂拷问解密这家独角兽背后鲜为人知的成长故事。

第一期赵何娟对话贾樟柯: 。

第二期赵何娟对话薇娅: 。

第三期赵何娟对话李斌: 。

第四期赵何娟对话季昕华:

第五期赵何娟对话王江: 。

第六期赵何娟对话刘自鸿:

本期对话谢涛播出之后,10月26日第八期何谓对话·中国创造者将对话携程CEO梁建章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谢涛

谢涛,女,1967年生,著名青年晋剧表演艺术家,毕业于太原市文化艺术学校,师从老一辈晋剧表演艺术家李月仙,她的演唱韵味淳厚,表演洒脱,帽翅功和髯口功出色。被誉为“晋剧第一女老生”。主攻须生兼老生,国家一级演员。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,中国戏剧“梅花奖”二度梅获得者、文化部“文华表演奖”和中国上海“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”获得者,现为党十八大代表,山西省人大代表、太原市人大常委、太原市文联副主席、太原市实验晋剧院副院长、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。

相关资讯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